记者手记:射击诸神的黄昏:有的告别有的到来

  没有埃蒙斯,没有“神枪侠侣”,没有神逆转,没有传奇。这届奥运会,已经有了太多没有。

  已经连续第五届奥运会采访射击比赛。见证了射击场内外太多的悲欢离合,造化弄人。

  2004年,胜券在握的马修·埃蒙斯鬼使神差地射中了相邻的靶位,将冠军拱手让给贾占波。那一瞬间,已经拿过奥运冠军的他,像个茫然无助的孩子。当时,我在场。

  2008年,金牌在握的埃蒙斯最后一枪再次走火,打出了一个4.4环,堪堪将冠军拱手送给中国的邱健。他苦笑,跟记者耐心地还原当时犯错的过程。当时,我也在场。

  失之桑榆,收之东隅。错失两枚金牌的埃蒙斯收获了爱情。他的爱妻卡特琳娜也获得了北京奥运会的金牌。

  在里约,我曾小心翼翼地询问埃蒙斯的未来计划。只怕用词的一时不慎,触及他的人生痛点。他坚强、友善,耐心地回答着记者的提问,拂散着记者心头的阴霾。

  是见竟成告别。如今,英雄迟暮的他终于回归了家庭。他的海外社交账号上,说明改成了“丈夫,父亲,癌症幸存者。爱打猎,爱户外,www.988666.com!喜好越野滑雪,跑步,两项运动,读了个MBA”。

  从运动员到总教练的王义夫,只留下一个长长的背影。我的五届奥运会采访,中国射击队的总教练,经历了他,也经历了许海峰。传奇挥手而去,中国射击队没有了他们,也没有了众多的奥运名将。

  杜丽挂起了她心爱的步枪,挥起了中国射击队的教鞭;陈颖、郭文珺、朱启南、易思玲……再见了!

  这届奥运,中国射击队让我第一次有了一种陌生感。赛前观看训练,队员人人戴着口罩,我只能小心翼翼地从胸前的注册卡分别是谁。

  “林月美,戴着耳钉;何正阳,比较高大;唔,那个可爱的女生,是杨倩……”我只能这样记录特征。

  我们看到,在东京的中国射击队,没有大腕教练,没有明星队员,没有了习惯的总教练,没有近两年的大赛磨砺,也没有显赫的国际排名。

  我们看到,年轻的杨倩们不屈地一枪枪地追逐着完美、逆袭。女子10米气步枪的决赛,杨倩扣动最后那一下扳机,“砰”,新后加冕。

  我们看到,52岁的妮诺·萨卢克瓦泽,获得了一金一银一铜后,重返赛场,连续9届奥运参加射击比赛,成为奥运历史上参加届次最多的女选手。

  我们看到,志在连续四届夺金的秦钟午,无奈看着与自己的世界纪录渐行渐远的成绩。

  我们也看到,奥运会三枚金牌得主卡普利亚尼潇洒挥别,转而训练难民选手练习射击。

  我们还看到,41岁的伊朗男护士福鲁吉,四年刻苦训练后,射落男子气手枪的金牌。